--> 景德镇治近视眼手术,景德镇治近视眼手术多少钱,景德镇治近视眼多少钱

微信卖苹果手机预付50

2016-11-08 中山人防 中山人防

原标题:中国最难隧道工程大柱山隧道:9年涌出10个西湖水量

  

施工中的一井水断层 施工人员正在泄水减压

央广网保山6月8日消息(记者郭淼)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最近,“大柱山”隧道成了网上的热搜词语。被网红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难!一条不到15公里的隧道竟然综合了国内所有长大隧道的风险,比如复杂断层、突泥涌水、软弱围岩大变形、高地热、岩爆等等,所以大柱山隧道被业界形象的称为是“中国最难隧道”。就是这样一段车程不过几分钟的隧道,却要整整耗去施工人员13年的时间。

正在施工的大柱山隧道是云南大理到瑞丽铁路线中的隧道之一,位于大瑞铁路大理保山段之间。这条隧道施工区域位于青藏高原东南部的横断山,这里是全世界最复杂、险峻的山系。山在这里一改自西向东的惯例,齐刷刷由北向南横贯而下,阻断东西方向的交通,故名“横断山”。历史上,人类在此开辟的每一条路都付出了沉重代价。1938年修筑的滇缅公路有着“血路”之称,修筑过程中几乎每一尺公路上都凝结着鲜血,而半个世纪之前修筑成昆铁路时,一千多名铁道兵埋骨青山。

  

记者郭淼在大柱山隧道进口处采访

打通这样一条隧道究竟有多难,里面的施工人员又经历了怎样的施工过程,前不久中国之声记者走进了大柱山隧道。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记者无法想象,在当下做为世界隧道及地下工程建设规模和建设速度第一大国的中国,打一条14.5公里的隧道竟然需要13年。

  

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经理姜栋

姜栋,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经理,41岁的他告诉记者,大柱山隧道是他挑大梁的第一个项目,没想到却遇到了个“世界难题”,“以前有这种隧道,但只有涌水,没有像这个隧道这样综合,又涌水,又突泥,又高低温!综合起来是非常难的!”

正在施工中的大瑞铁路是泛亚铁路网中连接中国与东南亚的重要通道。330公里长的大瑞铁路也是穿越世界最复杂、最险峻山系之一的青藏高原东南部横断山脉的首条铁路,而大柱山隧道竟然要穿越6条断裂带,其中的难度甚至超出了很多专家、院士的想象。在最为艰难的燕子窝断层核心地段,姜栋说,156米的距离他们却耗费了26个月的时间,从2009年8月整整打到了2011年10月。

姜栋介绍,“难度就是突泥涌水频发,相当于泥石流从1-2平方范围内,也就是圆餐桌这么大空里涌出4000-5000方的泥石流,体积相当于10层楼,连泥带水。在这我们是26个月只推进了156米,非常的缓慢。”

数据显示,作为世界隧道大国,我国隧道科技已进入了穿江越洋时代,跻身国际领先行列。然而,面对大柱山隧道施工人员却多少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姜栋举例,“最严重的一次是2009年的8月15日,那次涌了205米,是在掌子面右上方出现了一个30公分的孔,往外流这种泥水混合物,随着时间推移冲刷越来越大,到了有1平方多,后面人就全部撤出来了,最后从那个孔里涌出了大概5000多方!从掌子面往后205米全部被埋掉,205米我们要重新挖出来,这种情况发生了4次,人员还好没事,几次都是安全的,但是设备有损失,挖掘机损毁,从掌子面推出去有40-50米,14吨的挖掘机就裹在了里面。”

  

施工中的一井水断层 施工人员正在泄水减压

几年的施工下来,姜栋的头发都已花白,他坦言,现在自己最怕的就是夜里接听同事从工地打给他的电话,“2013年的9月24日凌晨4点,我接到现场值班人员电话,掌子面隧道爆破后出现涌水事件,我到现场是4:30,掌子面淹了不到100米,当时掌子面水深在1.5米左右,我就组织工人用水泵进行抽排,到6:00的时候,抽排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就在现场撤人撤设备,到9:00的时候就已经淹到300米,掌子面水深在4.5左右,所以只能看着它淹。之后我们是花了2个月的时间才抽排到掌子面,水势才得到控制。”

从2008年施工到现在,姜栋说,大柱山的涌水量攒起来差不多有10个西湖那么多了!现在正处于施工中的一井水断层每天的涌水量就足以载船行舟了。一井水断层长度是90米,现在还在次生带,没到核心带,就开始涌水了,到那个位置可能涌水量会更大,现在每天大概涌水是7万立方,相当于30层楼高这样的体积,目前是7万方,有可能会突破10万方。水压太大的时候,他们只能是泄水减压,泄水就是要把水排出来,压力降低后才能方便带水作业。现在掌子面的压力太大,风险太高,所以先打孔,一天最多只能打2个孔左右,每个孔30米到35米左右,这要看减压情况,现在水压是3兆帕,相当于是300米海底承受的水压,要把它降到自然流速。这种情况下可以打5-6米,如果水压太大1米都打不出来。

除了应对无穷无尽突泥、涌水,隧道里特殊的地质结构也是让姜栋和他的团队伤透了脑筋,像水寨断层那段简直就是在“豆腐”上打洞。

姜栋介绍,“本身长度较长640米,是那种凝灰岩结构,凝灰岩是几百万年前火山灰堆积的那层,遇水就容易膨胀、变形,它的膨胀是微膨胀,相当于盖房子墙体开裂的那种,容易坍塌。我们做过的初支开裂,钢架扭曲变形,隧道初期开挖后,我们要用钢管架,然后喷射混凝土,让它形成一个壳,但是它就开裂变形。这样会有安全风险,容易造成生命危险。这个地方我们干了有一年半,把王梦恕院士也都请来了,他也是觉得没别的好办法可以快速通过,只能是稳扎稳打,慢点施工。”

  

掌子面作业的工人每天要用冰块来纳凉降温

不同于大柱山隧道进口方向的“冷淋”,在出口方向,施工人员则是一年365天都要处于湿蒸环境中,姜栋说,在这样的环境下,最高温度是42度,5小时一更换的冰砖上面成了队友们最好的也是唯一可以纳凉休息的地方。他们从大概十几公里距离的保山冰库运到掌子面,这些冰块大概5个多小时就会化掉,然后再更换新的,确保工人可以在掌子面有个休息的地方。每天下来一个掌子面需要冰块在12吨左右,工人是3个小时左右就要换岗,不然人是受不了的,根本坚持不下来。

正是在这群最可爱的人的坚守和坚持下,目前,大柱山隧道掘进已经突破11000米,正在攻克最后一个断层。按照这个进度,姜栋对中国之声记者说,大瑞铁路有望在2021年开通运营。

到那时,我们希望坐在车厢里欣赏澜沧江沿途风景的你,可以记起,为了这几分钟的畅通,有那么一群人付出了13年的青春和梦想!

责任编辑:

 

-->